【财富人物】浙商单银木:钢铁硬汉,为“绿建

  浙江、广东、江西、安徽、河北等地的子公司有序复工;旗下的万郡绿建发布近万个招聘岗位,逆势招人。

  在新冠疫情考验面前,如何化危为机,A股上市公司杭萧钢构用行动作答。

  “正如2003年‘非典’疫情促成互联网电商平台空前发展,本次疫情将推动很多行业向智能化、互联网化发展,传统的建筑行业也将催生新业态。这也是我们加快打造绿色建筑互联网产业平台的机会。”杭萧钢构董事长单银木说。

【财富人物】浙商单银木:钢铁硬汉,为“绿建

  杭萧钢构董事长单银木 李华供图

  “银木”是中大型乔木,根扎得很深,寿命长达数百年。人如其名,作为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浙商代表,单银木把根深深扎在实体经济中,把握和引领行业趋势,逐渐成为一棵参天大树。

  回顾其30多年的企业家经历,单银木是中国古人“察势者智,顺势者赢,驭势者独步天下”这一训诫的实践者,与势结伴,驭势前行。

  (一)

  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当改革的春风由农村吹向城市时,钱塘江两岸蛰伏的各路草根英雄开始施展拳脚。

  1985年,25岁的电焊工单银木在家乡萧山成立金属构件厂,开启了创业旅程。就是这家工厂,逐步发展为今天的上市公司杭萧钢构。单银木当时创业的主要工具是从别人手里买来的一台二手电焊机。

  在此前后,修鞋匠南存辉与同学一起设立求精开关厂,奠定了如今正泰电器的发展基石;供销员茅理翔创办慈溪无线电厂,几经创新转型,成就了现在的方太集团;一度登顶中国首富的宗庆后,彼时正在校办工厂里寻找着化茧成蝶的机遇。

  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。创业总是艰难的。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单银木以苦为乐,沉浸其中。到1993年时,他的名下已有八家规模不等的企业,甚至名片不得不采用折叠式,以显示若干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头衔。

  继续多元化还是聚焦专业化?单银木探寻着企业发展路径。

  1994年,单银木去日本和美国等国家学习考察。建筑工地上,吊装钢结构预制件的塔吊挥动着长长的臂膀,工人手中的电焊冒出火花,见不到飞扬的尘土,没有轰鸣的混凝土搅拌机。

  这对单银木触动很大:我们也要朝这个方向努力。靠着朴素的绿色建筑理念,当年他就成立了轻型钢结构制造公司,进入建筑钢结构领域;1996年又对产品结构进行调整,逐步放弃输送机械产品和锅炉钢架产品,专心致力于建筑钢结构的设计、制造和安装。

  “这就是企业家的战略眼光和决断力,”杭萧钢构总工程师尹卫泽说,“跟我们做技术的不一样。”

  在杭萧钢构内部,单银木既是战略家,也是身先士卒的钢铁硬汉,尤其是在企业打拼市场过程中。

  1997年10月,安徽省重点工程奇瑞汽车发动机厂厂房招投标。单银木带队前往。现场除了国内的竞标者外,还有一家美国的钢结构巨头。

  第一轮议标结束,这家美国公司在用钢量等关键指标上占优。怎么办?单银木凭着对钢结构的了解和不服输的韧劲,和设计人员一道连夜拿出优化方案。“我们能省掉35%的用钢量,造价降低800万元。”单银木愣是虎口夺食,奇瑞最终选择了杭萧,两家民族品牌牵手合作。

  最终,奇瑞发动机厂房如期建成,不仅创下当时的单体建筑亚洲之最,也成为杭萧钢构成长的一块里程碑。

  (二)

  新故相推,荣枯相代。人类建筑文明也在不断演进。

  “昔日秦砖汉瓦,今日杭萧钢构”,单银木这句话,折射出千百年来建筑方式的时代变迁。

  从唐代文人杜牧《阿房宫赋》中,可以管窥秦汉时期大型建筑的木砖瓦结构,如“蜀山兀,阿房出”“负栋之柱,多于南亩之农夫”“架梁之椽,多于机上之工女”“瓦缝参差,多于周身之帛缕”“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”。

  时至今日,秦砖汉瓦的建筑已消失在历史烟云中,其承载的文化价值则弥足珍贵。

  “大规模的竹木结构不适合我们国家。我们国家缺少木材,保住绿水青山,要植树造林,而不是伐木毁林,”单银木说,“就是脚手架木模板都需要耗费大量木材,而且不安全。”

  面对高层建筑“砖混”和“钢混”的流行建造方式,单银木有自己的思考。

  “100平方米的房子,若干年后是留下200吨建筑垃圾,还是留下可循环利用的10吨钢材?”藏钢于建筑,藏钢于民,藏钢于后人。